• <legend id="1621p"></legend>
    <track id="1621p"><i id="1621p"><del id="1621p"></del></i></track>
  • <ruby id="1621p"></ruby>
      <optgroup id="1621p"></optgroup>
    1. <span id="1621p"><output id="1621p"><nav id="1621p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2. <span id="1621p"><sup id="1621p"></sup></span>
    3. 手機看新聞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網站地圖 湘潭新聞在線,湘潭權威新聞媒體!
       

      實時·準確·聚焦

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國內快訊 >

      “聶樹斌案”疑似真兇王書金:多活等于多受罪

      2016-06-14 12:02 | 來源:湘潭新聞網 | 人氣:1 | 評論

      “有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,叫聶樹斌,你認識嗎?”

      “不認識。”

      2005年9月,律師朱愛民告訴王書金,聶樹斌被認定為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奸殺案的兇手,被判死刑,已經執行了。

      王書金突然抬頭,怔怔地看了朱愛民有5秒鐘,眼神里閃過一絲驚訝,接著,陷入沉默。

      幾分鐘后,他說:“這是我干的,怎么把別人給殺了?”

      身背數起強奸殺人案,王書金在當年被警方緝拿時,就給自己判了死刑,并交代了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奸殺案。

      但這起發生在1994年8月5日的奸殺案,21歲的聶樹斌被認定為兇手,于1995年被執行死刑。

      一案兩兇。王書金的命運從此與“聶樹斌案”緊緊捆綁在了一起。

      被判了死刑的王書金,在高墻里度過了11年。

      有人說,他把聶樹斌的案子攬在自己身上,是為了多活幾年。王書金說:“多活等于多受罪。”

      “多活等于多受罪”

      “為什么石家莊西郊玉米地這起案子不認定呢?”這些年,王書金與辯護律師朱愛民見面時,一直問這個問題。

      河北邯鄲磁縣看守所,9張床位的監室,王書金住了快四年。

      他一直“過得不錯”:能和公安局長、看守所所長、醫生直接對話;想吃什么可以和看守所所長直接反映,還能吃上別人吃不到的方便面和火腿腸——因為案情特殊,他被特殊對待。

      “前一兩年,他一度吃得虛胖,看守所的干警提醒他要節食”。朱愛民說。

      今年4月,最近一次會見,他發現王書金瘦了,除了血糖有點高,沒有其他毛病。

      除了吃飯、睡覺、上廁所、看電視,看守所里的大部分時光,王書金都用來等待一個結果。

      2013年9月27日,河北省高院駁回他的上訴,維持一審判處其死刑的判決。不久,該案進入最高法進行死刑復核。

      朱愛民明顯感覺到,拿到死刑終審判決后的半年,王書金的心態相對平靜。

      但最近兩年多,隔段時間,朱愛民就會接到看守所的電話,說王書金情緒波動,坐立不安。

      認識王書金11年,朱愛民知道,他性格內向,坐立不安是表達焦躁的方式。

      王書金曾跟朱愛民說,原以為死刑復核在2015年走完程序,沒想到至今沒個結論。這讓他“心里沒有底”。

      王書金另一位辯護律師彭思源也表示,今年1月他見了王書金,其精神狀態不好,有些消沉,一直重復“拖的時間太長了,受不了了”、“還不認定,怎么回事?”

      三個月后,王書金問朱愛民:“光說延期,也沒說啥原因。我認為這是拖時間。”

      朱愛民告訴他,有人說他把玉米地奸殺案攬在自己身上,是為了多活幾年。

      王書金立刻反駁:“他們真的不知道,我多活等于多受罪。”

      “怎么把別人給殺了”

      2005年9月17日,河北廣平縣看守所,朱愛民第一次見到王書金。他跟朱愛民說,自己給自己量了刑,肯定死定了。

      黑瘦、木訥、眼睛里沒有一絲靈光,口音很重,溝通要靠翻譯:這是朱愛民第一次會見王書金的情形。

      他告訴王書金,聶樹斌被認定為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奸殺案的兇手,已被執行死刑。

      王書金說:“這是我干的,怎么把別人給殺了?”

      2005年1月18日,在河南滎陽警方一次治安排查中,王書金被帶走。隨后他交代,自己在1994年11月至次年農歷八月先后作案6起,其中4起強奸殺人案,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當時,聶樹斌被判死刑并執行已經過去了十年。

      2007年3月,邯鄲中院一審宣判,王書金犯故意殺人罪和強奸罪,判處死刑。

      讓他奇怪的是,他供述的玉米地奸殺案,沒有被認定。

      王書金不服,上訴至河北高院。理由是,一審法院認定有自首情節,但沒有體現從輕或減輕處罰;其主動供述石家莊西郊奸殺犯罪,也沒有認定屬于重大立功。

      彭思源回憶,王書金急于給自己“加罪”,是想獲得靈魂救贖。“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認,不想到了下面,兩只鬼還要打架。”

      但彭思源也承認,如果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平反聶樹斌案,可為王書金爭取到重大立功,他或許還有生的希望。

      六年未見的當事人

      王書金跟律師說,他被相關工作組要求翻供,不要“蹚聶樹斌案的渾水”。如果翻供,就給他女友和兩個孩子辦低保。

      2007年7月31日,河北高院二審第一次開庭后,兩位律師卻找不到王書金了。

      朱愛民給主審法官打電話,得到的回復永遠是“案子還在審理中”。

      2013年4月2日,朱愛民到河北省高院,問主審法官王書金在哪里,要申請會見,得到的回復是,不知道。次日,他再去廣平縣看守所,被告知人被提走了,不知道在哪里。

      直到當年6月,朱愛民和彭思源接到法官通知,案子可能再次開庭,并告知王書金被關押在磁縣看守所。24日一大早,二人趕到磁縣看守所,會見六年未見的當事人。

      王書金白了、胖了、口音沒有以前重了,精神狀態不錯。“六年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系,終于可以有人講講心里話了。”彭思源回憶,見到兩位律師,他有點激動。

      王書金回憶,那六年他輾轉河北石家莊、邢臺等多個看守所,分別停留個把月,再換到下一個地方。最終,2012年7月16日,到了磁縣看守所。

      這中間,王書金的態度有過反復。但再次見到律師,他一口咬定,堅稱自己才是真兇。

      這一堅持延續到6月25日的二審第二次開庭中。

      據新華社報道,當天庭審出現了罕見一幕——被告人及辯護律師稱這樁犯罪是當事人所做,公訴方稱被告人沒有實施某樁犯罪行為。

      法院維持了原判。2013年9月27日,終審判決書送到王書金手里時,他簽字的手在發抖。

      朱愛民從王書金臉上看到了不解和疑問。他記得,第一次會見時,王書金臉上分明是如釋重負后的坦然和淡定。

      彭思源說,最開始,王書金面對死刑還很坦然,越往后拖,心態反而不那么正常了。

      “早有充分思想準備”

      “如果真能等到聶樹斌案了結,我也能踏踏實實地走了。”跟律師會見時,王書金“有點欣喜”。他知道,聶樹斌的案子弄清楚了,他的案子也就快了。

      2014年12月12日,王書金案在最高法進行死刑復核期間,最高法指令山東高院復查聶樹斌案。

      但山東高院的復查先后經歷四次延期,長達一年半。王書金的死刑復核也因此懸而未決。

      朱愛民問他,如果死刑復核下來了,你怎么辦?

      王書金說,都已經這樣了,而且這么多年了,早就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了。

      他多次和兩位律師提到,如果那一天到了,最放不下女兒。

      從河北逃亡到河南滎陽的十年,王書金認識了一位女友,并育有一兒一女。女兒2000年出生,童年幾乎是和王書金一起度過的。

      案發后,女友帶著孩子嫁人。朱愛民曾和她提到,等孩子長大了,可以帶他們來看看。但對方說:不想給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      11年來,沒有家人來看過他,也沒有送過一分錢或一件衣服。王書金也知道,他做的事情,讓家人“抬不起頭”。當年回老家指認現場,村民紛紛拿東西砸他罵他。

      2013年7月,彭思源去王書金老家尋找他的家人,對方都避而不見。他輾轉找到了王書金的一個侄子,對方只撇下一句話:“如果需要見最后一面,我們可能會去。”他拍了王書金故居照片,又找到王書金兒女拍了合影,還特意把合影洗成三寸,方便王書金裝在口袋里,隨時拿出來翻翻。

      今年6月6日,因客觀證據不足、不排除他人作案可能性等問題,最高法決定對聶樹斌案進行提審、再審。

      接到通知書后,聶樹斌的母親、72歲的張煥枝老淚縱橫,覺得“這些年沒有白努力”。

      她對王書金的感情更為復雜。

      “我恨,如果他沒有作案,警察就不會查到兒子聶樹斌;我也感激,因為他敢于承認。”6月11日,提到王書金時,張煥枝說道。

      新京報 張維

      (責任編輯:admin)
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超碰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啪啪国产片免费视频_99精品热视频国产_人妻在线免费超碰